当前位置: 首页>>理论观点>>正文




研究型大学发展战略的三个问题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27日 10:40     点击数: 562 次




沈红

不同国家对于研究型大学的定义有不同的侧重。美国的研究型大学,给研究以优先地位,以每年授予50个以上的博士学位来定义;英国的研究主导型大学,以研究经费的增长速度大大高于教学经费的增长速度来定义;我国研究型大学的理论定义尚待构建,但已开始了建设研究型大学的行动。本文从大学发展总体战略的角度,讨论我国研究型大学发展战略的三个问题

1.将研究放在首位

我国许多重点大学都自称为教学、研究双中心,但还没有一所大学明确地宣称将研究放在第一位。究其原因有二:一是政府主管部门一再强调各种类型和层次的高校都要以教学为中心,那些不提教学为中心的大学会受到上级部门的批评;二是长期以来人们认为只有教学才与育人相联系,不强调教学为中心,便意味着忽视育人,会失去学生及其家长的信任,降低社会认可度。

把研究放在第一位,并不是说不关注教学,因为教学和人才培养是大学的立校之本把研究放在第一位说的是,在教授的工作负荷和时间安排、学校的资源收入、学校的社会声誉等诸多方面,这类大学的研究比教学有着更重要的地位我国目前的数十所重点大学,也就是正在建设中的研究型大学,其实际做法正是如此此一般性访谈结果表明,在许多重点大学,除基础课教师以外,许多教授的工作负荷就是以研究为主,教学只占其工作时间的20~30%,甚至更少,在教师评价标准中,对研究成果方面的要求明显地比教学成果要求重学校人财、物、信息等资源中的重要比例来自各类科研项目。

要把大学办成研究型大学,在战略规划上首先要把研究放在第一位对外明确宣称研究第一,树立科研强校的品牌,吸引科研资源,吸引有学术追求的教授和学生,对内合理地制定教师评价标准,突出研究上的贡献但不以发表物数量为依据,目的是将以前的教学科研双中心发展战略转变为既符合研究型大学的理论设计又与其实际追求相一致的研究第一战略。

那么,什么样的研究才是研究型大学的正确选择呢?一个国家可被建设成为研究型大学的学校并不多,即使在有着强大财力的美国,研究型大学数也只占高校总数的3.5%中国科学院所属科研机构在近年的改革中数量在缩小,因此,研究型大学承担起高水平的、可代表国家利益的科学研究就有了充分的发展空间研究项目是有层次的,研究型大学的科学研究与以教学为主的院校的科学研究是有区别的,研究型大学重在开展纵向项目研究,且基础研究要占到相当比例在选择厂矿企业委托的项目中,要看其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程度,看研究成果向生产力转化的可能性,看其推广应用的价值。这就是说,对大学科研项目的来源以及各类项目所占比例的评价应作为是否为研究型大学的标准之一。

2.致力于培养精英人才

重点大学培养精英人才是多年的事实但在近几年高等学校大扩招,加速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进程的环境下,一些研究型大学没有明确地宣称并实践培养精英的目标,反而与其他层次和类型的学校类似,也进行大规模扩招,且招收各种层次的学生究其原因,可能有四个方面的误区。第一,单以学生数量(在校生数和毕业生数)来评价高等学校对社会的贡献第二,得到政府投入多的学校应该为实现政府设定的高等教育大众化目标作出更大贡献第三,一定程度上继续沿用计划经济体制下招生和扩大招生的指标分配模式第四,招收多层次的学生,来满足多层次教师并存一校的教师队伍稳定的需要如果要真正建设研究型大学,必须走出这四个误区,理直气壮地提出研究型大学永远培养精英人才的目标

这就要求建设中的研究型大学做到以下几点。第一,在学生规模扩大中把握层次定位一是在本科生录取标准不变的前提下稍有扩充二是相对稳定本科生招生规模,将扩招的对象主要放在研究生层次三是放弃招收专科生成人高考生以及自考生,把招生指标分流到应该招收这些学生的一般高校以及民办高校第二,以多种类型的高水平产出回报社会,提供训练有素的精英人才,提供高水平科研成果,充任政府决策的智囊和企业发展的伙伴。第三,采取超常规措施,行之以大刀阔斧的高校人事制度改革,为我所有”(引入)为我所用(兼职和专聘)和为我所不有(流出)为我所不用(建立小型、人事财政独立、以消化部分教师为目的的大学二级学院,使符合高水平要求的教学科研队伍相对独立)并行,使建设中的研究型大学把主体教师的注意力集中在科学研究和精英人才培养上在教师队伍的高质鼂高层次前提下,得到的会是高质量的毕业生、高水平的研究成果,这些结果将会产生循环往复的正面效应反之,则会给学校带来不可挽回的负面影响和经济损失。

为了走出误区,也要求政府主管部门给那些实现高等教育大众化的主力学校一一一般高校(无论是国家部委所属还是地方政府所属)以人才培养的资源扩充,给那些符合办学条件的民办高校更多的支持政策和发展空间,鼓励民办高校讲究质量,蓬勃发展,以补充公办高校在高等教育大众化进程中的教育资源不足。

综上所述,研究型大学在扩招中应注重三点:稳定高质量的本科教育,不因扩招压力而降低录取要求利用扩招政策发展研究生教育放弃专科生、成人高考生及自考生的招收

大学办企业而且办大型企业,曾受到国际国内社会各界的怀疑和反对,但北大方正、清华紫光、东大阿尔派>华工科技等的发展,使这些怀疑和反对转变为默许和赞扬。

国家的经济发展与产业结构及其发展存在互动关系美国经济从1860年位居世界第四到1890年前后跃居世界第一,靠的是农业机械化的完成及工业化的初步实现;日本在二战后的短期内一跃成为世界经济第二大国,靠的是企业的技术进步。但是在21世纪,农业机械化、工业化和企业的技术进步已不能主导经济发展的主流了。况且,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我国尚不具备美国和日本等国的工业基础和能力,我国的工业界对国家研究与开发(I&D)的贡献也不足如美国和日本工业界的R&D经费分别占各自国家R&D总经费的71%(1995)66.1%(1994年),我国仅占36.8%(1996年)在这样的R&D体系结构下,我们不能够借鉴美国模式,主要依靠研究型大学的基础研究能力和企业界强大的研究与开发实力的结合来发展中国的知识经济也不能够借用日本模式,主要依靠经济实力雄厚、R&D能力强大的企业界来顶起国家的经济发展大梁因为从政策上看,政府对国企改革财政拨款的强度不足,出台的关于企业发展的法规往往协调不力,还缺少一些如同小企业法风险企业投资法等刺激企业不按常规发展的法规员工的素质,无论在知识积累、技能训练、受教育年限,还是对新生事物的认识水平等方面,都亟待大幅度提高。这就是说我们还缺乏使现代企业成为知识经济发展主力所要求的政策环境员工素质和管理理念等,外在和内在条件在这种背景下,我们的大学来办与知识经济发展互动的高科技企业,其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是巨大的。大学的高科技企业将是我国赶超其他国家的经济发展,实现知识经济突破的希望所在担此发展大学高科技企业重任的主要是研究型大学。大学企业羽翼丰满后也许会有两条出路:依然为大学的一部分,依然利用大学品牌和人才资源优势来发展大学企业与大学母体剥离而成为社会企业第一条出路涉及到大学企业发展的持续性,第二条出路是仅把大学作为高科技企业的孵化器无论哪一条出路,从国家利益的高度来看,对国家知识经济的整体发展都是有利的。在全球范围内,许多发展中国家之所以仍处于欠发达状态,主要的原因是工业落后有的发展中国家拥有世界上相当知名的大学,如被印度政府称为可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相媲美的印度5所理工学院,泰国亚洲理工学院,中国的北大、清华等大学,它们都有能力培养精英人才,提供尖端科研成果,创办强大的高科技企业如果用好用到位这批大学的力量来兴办国家需要而工业界力量不足以承担的高科技企业,带动一批社会企业向前发展,最终将会形成发展中国家知识经济发展的强大力量。

正在建设中的中国研究型大学,要将创办大学高科技企业作为发展战略的重点之一。这是发展中国家探索的一条知识经济发展新路,是不同于西方发达国家在不同时代、不同国情下的不同选择。

研究型大学要做与国家利益关系最密切、最一致的事承担高水平的研究项目,取得高水平研究成果培养精英人才而不以毕业生数量和在校生规模论贡献大小创办有强大生命力的高科技企业并带动全国企业的改革与进步。

 

分享到:更多